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漪汾夕照

外师造化 中得心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测字趣谈  

2010-01-28 20:21:20|  分类: 玄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

1.帝王将相测字故事

    1644年3月李自成兵逼北京,寝食不安的崇祯帝与太监王承恩出皇宫散心消愁,碰到了位测字先生,此人便是李自成的军师宋献策。宋打量了崇祯及身边的太监,便已心中明白了。心神不定的崇祯便让王承恩去占卜吉凶,王承恩先写了个“友”字,测字先生说“友”字去掉上部,便成了一个“反”字,照字形来解,恐怕“反”要出头,有成功之意。崇祯大吃一惊。 

    王承恩随手又写了一个“有”字,测字先生沉默不语,在王承恩的催促下说:“有”字上面是“大”字少一捺,下部是“明”字少个“日”,这分明是说天下将有大变,大明的日子已到了尽头。 

    这时崇祯皇帝夺过王承恩手中的笔,在地上写了个“酉”字,测字先生故作神秘地说:“这是天机。”随手写了一个字条交到崇祯手中,说:“此字条须在今天子夜方可拆看。”崇祯回到皇宫,在子夜打开字条,上写道:“酉”字乃“尊”字上无头下无尾,大明天子本为“尊”,现在去头去尾,只剩下“酉”字,说明大明江山已危在旦夕。崇祯帝顿时瘫在了地上。 

    1521年3月,明武宗因病驾崩。因为武宗没有儿子,遗诏规定:两个亲王,先到京者为君,后到京者为臣。并同时给两个亲王下了诏书。当时的翼王在河北,距北京只有一二百里,另一个兴王,其王府远在距北京一二千里的湖广。按这个路程计算,由北京同时给两个亲王下诏书,等兴王接到诏书时,翼王也早进京城称皇帝了,可见武宗是企图立翼王为君。然而事实上最早进京的却是兴王,最终兴王朱厚熜继承了皇位,即嘉靖皇帝。 

    一天兴王百无聊赖地在大街上游荡时,迎面走来一个测字先生,测字先生迎过来对兴王说,看您福人贵相,何不测一字看看。兴王就下意识地写了一个“问”(繁体为“問”)字。这时测字先生慌忙跪地道贺:您一定是千岁,这个“问”字从中拆开,左看是君,右看还是君,您马上就要当皇帝了。兴王失望地答道:皇帝早到了京城。而这个测字先生就是严嵩。 

    严嵩对兴王说:翼王自认为离京城很近,认为帝位必属于他本人,所以在进京途中行动缓慢,时间多浪费在沿途官员的挽留接风上。如果您火速进京,日夜兼程,定能赶在翼王之前到达京城。兴王按严嵩的方法去办了,最终获得了皇位,严嵩也获取了他想要的丞相职位。

2.名人测字故事:名动公卿的谢石

谢石,字润夫,四川成都人,两宋间人,善于拆字,众人都称他为神仙

  宋徽宗宣和年间,谢石来到京城汴梁,以测字为业。他在市中开了一间小铺面,铺外持张写有“测字”两字的布帘作招牌,铺里摆张桌椅,并用一张大纸书千余字悬于壁上。凡来求占的人,识字的自己写下一字,不识字的则在壁上任选一字,他即刻就该字进行拆分,所作的推断没有不中的,因此名声大振。其他浪迹江湖的测字术士也都模仿谢石的作法,写个千字牌摆在身边,久而久之,“千字牌”竟成了测字术士的标志。

     宋徽宗听说有谢石这样的异人,也想试他一试,便写了个“朝”字,命太监拿着去找谢石。谢石接字在手,打量着来人,说道:“此字想必非你所写。”太监暗暗吃惊,心想:果然名不虚传,可嘴里却说:“那你就测测这字是什么人写的吧。”谢石说:“此字可拆分为‘十月十日’几字,非此月此日所生的天人,当谁书也。”太监见果然为谢石言中,不再言语,急急忙忙回宫复命。第二天,宋徽宗把谢石召进宫中,命宫女嫔妃出字让其拆解,谢石一一作答,且说的都十分在理。高兴之余,宋徽宗厚赏谢石,并封他为承信郎。

  从此以后,谢石的名气渐渐大了起来,四面八方来求他相字的人,络绎不绝。大臣钱元素由外任被皇上召见,回到京师后不知道是吉是凶,就写了一个“请”字叫谢石预测预测。谢石看了字以后说:“你大概要当监察御史了,因为‘请’字是‘言责未全’的意思。”不久,钱元素果然被召为监察御史。     

  另有一个朝中大臣的老婆怀孕过月,久不生产,夫妻两人都很着急,大臣的老婆就写了一个“也”字,叫丈夫拿去让谢石测测看。谢石对大臣说:“这个字是阁下内人写的么?”大臣回答说:“你凭什么这样说呢?”谢石道:“因为‘也’字属于语助词之类,如焉、哉、乎、邪等等,所以知道是阁下内人所写。还有,尊夫人今年是否三十一岁?因为‘也’字上为‘三十’,下为‘一’字。”大臣点了点头,接着问:“我现在在说城为官,想迁动一下宦地可以吗?”谢石说:“我正为此伤脑筋,‘也’字加水为‘池’,有马为驰’。现在池运则无水,陆驰则无马,所以,不宜迁动。另外,尊夫人父母兄弟、近身亲人,是否已经无一人健在?因为‘也’字加‘人’则是‘他’字,现在只见‘也’字而不见人。尊夫人的家产也差不多完了,因为‘也’字加‘土’则为‘地’字,现在只见‘也’字,而不见土。这些都是实情吗?”大臣回答说:“诚如先生所言,但这些都不是我今天要问的。贱内怀孕过月,不知是什么缘故,所以我来问问。”谢石说:“尊夫人怀孕必然有十三个月了,因为‘也’字中有‘十’字,两边两竖,加上下面一画,一共是十三。”谢石停下来,看了看大臣,接着说:“有一件事我感到很奇怪,想闭口不说,但你问的也正是这件事,我可以直言吗?”大臣请谢石说下去,不必顾忌。谢石说:“‘也’字加‘虫’字则为‘虵’字,今尊夫人所孕,大概是蛇妖一类的东西。但看不到虫,所以还不至于为害。本人也还有点薄技,可以用药去试一试。”大臣听了感到很惊奇,就请谢石到家。用药以手,大臣夫人果然产下百十条小蛇。京师为之震动,人们都把谢石当神看待,却都不知道他用的什么方术。     

  宋朝南迁后,一次宋高宗微服私访,巧遇谢石在市中正为人测字,也想试他一试,就用手杖在地上画了一道杠杠。谢石先是不动声色,只是故作惊诧地请他再写一字。高宗便又在地上写了个“問”字,因为有石子绊住杖头,所以“問”字两边的竖笔都向外飘飞着。谢石吃惊道:“前字土上加一是‘王’字,后字問飞两旁,左右都是‘君’字,您是当今圣上无疑!”说罢赶紧下跪叩头。高宗止住他,并召他此日进宫。

     第二天,高宗在便殿召见谢石,拿出事先写好的“春”字让他拆解。谢石见“春”字写得上大下小,说道:“就字形而言,此谓‘秦头太重,压日无光’也。”高宗听得这般见解,默然无语,令人赏了谢石,打发他出宫。当时朝中正值秦桧专权,他得知谢石如此拆解“春”字,公然影射自己,大为恼怒,便找借口参了他一本,将谢石发配岭南。    

  上路那天,一小卒押解谢石出了临安城,走到半路,遇见一人依山而站,手中举着个测字招牌。谢石见是与自己同行的,便以自己的姓“谢”字让那人拆解。那人道:“‘谢’字拆分乃‘寸言中立身’。凭嘴巴说话混饭吃,想必你也是个术士吗。”谢石又以自己的名字求测。那人说:“石逢卒便碎。与你同行的正是个小卒,这可不是好兆头啊!只是不知道这位差人贵姓?”小卒回答:“我姓皮。”那人听了惨然一笑,说:“石逢皮则破。既碎且破,实乃极凶之兆,你这一去怕是回不来了。”谢石回道:“命中注定的事,躲也躲不掉。你出个字,让我也来给你测测吧。”那人说:“我在这里就是个字。”谢石一惊:“人立山边,莫非你是神仙?”那人笑而不答,转眼间却忽然不见了。后来果然如仙人所说,谢石竟客死岭南。谢石测字显然高人一筹,这是毫无疑义的。否则就不会“名动公卿”,皇帝也不会请他测字。

3.曾国藩测字的故事

 清朝名臣曾国藩在京为官时,常微服到民间暗访。有一天早朝回来,他又脱去官服,换上便装,独自从花园的角门走出去,来到人声嘈杂的大街上。

曾国藩在熙攘的人群中慢慢走着,猛见街口有一算命摊,卦旗上写着“测字看相”四个大字。曾国藩一时兴起,便向那算命摊走去。算命先生见来了客人,忙起身打招呼:“这位客官,您是看相,还是测字?”

“测字。”曾国藩不假思索随口回答。

“请客官赐字。”算命先生打开砚台,递过毛笔。

曾国藩提笔蘸墨,在纸上一挥而就写了个“人”字,随即将笔搁在砚台上。没料想那笔没搁稳,竟从砚台上滚落下来,停在刚写的字上。

算命先生一看,大吃一惊,又抬头打量了一下曾国藩,赶忙谦恭地施礼道:“曾大人,恕小人无礼,敢问大人问的什么事?”

曾国藩一怔,没想到这人能识破自己的身份。但他表面不露声色,淡然一笑,道:“本人无事,只随便看看。”

“那好,不远送大人。”算命先生不再多问,机敏地拱了拱手。

曾国藩回到家中书房,仍想着刚才的事:那算命先生与我素未谋面,如何能识破我的身份?是果真有过人才智,还是胡猜瞎测、歪打正着?于是,他把府中师爷叫来,如此这般交代了一番。

话说那算命先生目送曾国藩走远,心里着实吃惊不小:当朝重臣微服测字,究竟是福是祸?正思忖间,一个骑着高头大马、穿着绫罗绸缎的人,带着两个随从来到摊前。那人一下马,便大声吆喝:“让开,让开,大爷要测字。”未等算命先生开口,就抓起桌上的毛笔,在纸上画了一个“人”字,随即把笔扔在纸上。

算命先生看了来人一眼,冷笑一声:“小子莫在这里狐假虎威,回去好好侍候你的主子。像你这般莽撞无礼,小心主人给你苦头吃。”

那人见算命先生戳穿他的底细,顿觉脸上无光,赶忙带着随从灰溜溜地走了。

过了不到一个时辰,摊前又走来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。那汉子虽衣着光鲜,但面色灰暗,两眼无光,行为猥琐。算命先生问明来人要测字,便递过毛笔,要他写在纸上。

“我没读过书,不会写字,口述可以吗?”

“那你要测什么字?问什么事?”算命先生问道。

“我想测个‘人’字,问现在的吉凶。”

算命先生点点头,对汉子说:“按你刚才报的字来看,你的祸事并未脱身,还有牢狱之灾。”

来人一听,大吃一惊,赶紧转身走了。

暮色将近,算命先生正要收摊回家,过来一位清瘦老者。老者自称是曾府的师爷,说曾大人请先生到府上一叙。算命先生看来者似无恶意,心想“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”,便随师爷来到曾国藩府第。

在书房里,曾国藩笑着对算命先生说:“本官今天上午到先生摊上测字,先生是如何看出本官身份的?”

算命先生躬身答道:“小人不才,说出来大人莫怪。大人来测字时,我看大人气宇轩昂,威仪不凡,已有几分敬意。大人所写‘人’字,刚道有力,正是广为传颂的‘曾体’。那笔滚落下来,横在人字上,正暗合‘大人’之意。另从大人讲话口音来看,定是湘籍官员中‘曾、左、彭、胡’四位大臣中的一个。再根据大人的年龄和百姓对大人相貌的描述,因而敢斗胆确定是大人无疑。”

曾国藩听了,连连点头。又说:“后来又有两人到先生摊上同测‘人’字,实不相瞒,皆为我所指派,一为府里当差的师爷,一为牢里在押的犯人,不知先生又是如何识破他们的?”

算命先生答道:“那师爷虽穿着华贵,又有随从在后,但其举止粗鲁,缺少教养,所写之字歪歪斜斜,绝非读书做官之人。尔后笔搁纸上,恰巧竖在人字中间,形成一个‘小’字,暗喻来人出身卑微,因而断定他是官府衙门里的奴才。至于那个犯人,小人见他精神萎顿,面目无光,远处又有两个捕快盯着,因而推测他是个在押的犯人。另外该人不会写字,只口述一个“人”字。口里加人,岂不是一个‘囚’字,据此可作出判断。”

曾国藩听了,心里暗暗佩服算命先生的观察能力和分析能力。曾国藩向来是个爱才之人,见算命先生机敏过人,便把他留在府中作了清客。

4.邵雍测字

    同测“子”字,一吉一凶

    买卖人张水,经常到外地去做生意,又要出门了,想请邵雍给算一算这次的运气。他来到邵雍家中,说明来意,邵雍让他抽个字。张水小心翼翼地抽了个纸卷递给过来,邵雍拆开一看,上面写着一个“子”字,就琢磨起来。正在这时,丫环端着茶盘走进门来,邵雍见了面露喜色,说道:此次出门必定平安顺利,无论做什么生意都会赚钱,你就放心大胆地去吧!一听这话,张水便心花怒放,谢过邵雍高高兴兴地走了。

    走到半路上,迎面走来李木。见张水面带笑容,变问他有什么喜事。张水便把让邵雍占算之事说了一遍。李木心想:我也正要出门做生意,何不也去找邵先生算上一算?便来到邵雍家里。问明来意之后,邵雍仍让其抽纸卷。李木随手抽了一个,邵雍拆开一看,上面也是一个“子”字。李木心里美极了,他想:张水抽了个“子”,是个好兆头,我这个“子”也一定差不了。正这样寻思着,一只花猫从窗外蹿进来。邵雍见此,一拍大腿说:糟糕,你这次出门有不测,即使能够生还,也会破财,还是不去的好。李木心说:这就怪了,同样的字会有不同的结果?这次出门,张水去哪儿,我就去哪儿,他贩卖什么我就贩卖什么,我倒要看看到底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 张水和李木是朋友,本来就经常一起出门,李木一说,张水就同意了。于是,一路上李木啥事都随张水,二人去河南各买了一担干粉挑着往回走。一天来到一条河边,过了河再走不远就到家了。李木心想:出来这么多天了也没见有什么三长两短,看来是邵先生算得不灵了。正想着忽听张水对他说:你在这儿看着担子,我去找个地方解个手。李木也想追随去,可东西没人看着不行,后想就这一会儿功夫也不会出什么差错,就答应留下来。张水走后,撑船的催促先把担子挑上船,省得耽误功夫。李木一想,呆着也是呆着,就挑起自己的担子往船上走,刚站到船上,船晃晃悠悠地摇摆起来,正赶上刮来一阵大风,李木的两只箩筐直打转,一下子就把他掀到了河里。几经挣扎,虽被撑船的救上来,可一担干粉被浪头卷走了。

    而张水的一担干粉放在岸上一根没少,回家后卖了个好价钱。这下二人服了,可就是弄不懂为什么抽得同一个字,且同问一件事,邵先生却断出一吉一凶。于是二人一起去问邵雍。

    邵雍说:张水抽字时恰逢侍女送茶,“子”与“女”合,不就是一个“好”字吗?这“好”也就是吉呀!李木抽字时,正值花猫入室,“子”也就是鼠,这鼠遇猫便是凶多吉少啊!

    点评:二人求占,同得一“子”,所应却说一吉一凶,此乃占问空间差异所至也。故事中二人求占的处所好似固定不变,实则已相差甚远,“有心”人通过一些细微现象能够洞察这种差异,而“无心”人望尘莫及。

    三个“筷”字,大相径庭 

    某年春天的一天,邵雍到洛河桥头摆了卦摊。临近中午,一位老农过来问道:早上出门时,总觉着要有事,这不,菜卖完了就急急忙忙往回赶,您给算算是吉是凶?邵雍让他抽个字,老农弯腰拿了一个递给邵雍说:我大字不识,还是请先生明示吧。邵雍一看是一个“筷”字,便抬头对老农说:恭喜恭喜,您今日中午必有口福,块块回家吧,晚了就赶不上了。老农听完,自言自语地说:只求平安无事就行,哪敢奢望什么好事哟。说完便走了。老农回到家,他的外甥见他就说:我已等两个时辰了,见你不回准备走了,今日是我爹的六十大寿请你去喝酒。老农换了件干净衣服,高兴地赴宴去了。 

    自老农离开半个时辰,此时午时已过,邵雍正要收拾卦摊回家休息,走南边车上跳下一个人来说:请先生留步,早听说先生神机妙算,有意请您看看命运如何,今日巧遇,望先生垂教。邵雍让其抽个纸卷,此人捡了一个拆开一看是个“筷”字,望着邵雍心里七上八下。邵雍慢慢地说:从这个‘筷’字来看,乃不吉之兆,你今日必遭水淋之灾,望处处小心。此人看看天气晴朗,万里无云,便连个谢字未说就上车回家了。一路上快马如飞,直到家门口才长出一口气,心说:都到家了也没见着一个水珠,可见邵氏一派胡言。话音刚落,却被一盆脏水浇了个正着。原来是老婆不知他回家,将一锅涮锅水随意泼出,让匆忙赶来的丈夫碰巧遇上。

    当天下午,邵雍刚走到桥头,就见一人在那儿等候。等邵雍坐稳,那人瓮声瓮气地说:老先生,给我看看今天的运气。邵雍让其抽取一个纸卷,那人不假思索地拿起一个递给邵雍。邵雍一看仍然是一个“筷”字,不禁惊叹:不妙!那人便催他快说,邵雍说:从这个“筷”字上看,你今天将有关笼之灾,你性情暴躁,不免要招灾惹祸,望谨慎行事。那人说:我呆在家里不出门,看还会不会招灾惹祸。说完,扬长而去。那人回到家中,蒙上被子就睡,一会儿便鼻声如雷。不料,被一位妇女骂醒,原来是他家的猪糟踏了妇女家的菜园子。那人火冒三丈,冲出去与之对骂,因笨嘴拙舌被对方骂急了,伸手就是一拳。那妇女本来就有病,一拳下去,便倒地没气了。不到一个时辰,来了几个衙役便把他抓走关进了大牢。 

    三人问卜,先后抽取了三个“筷”字,为什么会占出不同命运呢?因为时间不同。中午那筷子是用来吃饭的,所以第一个人有口福;午时过后,饭已吃完,筷子要放到水里洗,所以第二个人必遭水淋之灾;筷子用完了,就要装入筷笼,所以第三个人将有入笼之祸。

    点评:俗话说,三十年河东,四十年河西。三人抽取同一“筷”字问运,其结果却大相径庭,此时间变迁所至也。邵氏的神机妙算,来自对生活常理的体察入微和时差定位,说来平素,却令人回味无穷。

“堆”字解法有不同,吉凶全在“功夫”中 

    一个老汉千里迢迢来到洛阳,寻找丢失的多年的儿子。乡亲们劝他在洛阳桥头等着,说邵夫子算卦特别灵,等他来后可问一问,没准就能知道你儿子的下落。老汉听完后,就在桥头等着。

    这时,有一人过来,据其神态和打扮,老汉断定是个算卦先生。可这位不是邵雍,而是邵雍的侄子。原来邵雍昨日去城里未回,他的侄子一来闲着无事,二来想试一试自己的本事,就替他来摆卦摊。邵家侄子刚一落脚,人们就凑上来,七嘴八舌地说:“快给这位老人家算一卦吧!”邵家侄子问:“想问何事?”老汉忙说:“问问儿子的下落。”“你随便说个字吧。”老汉一眼瞥见旁边有个土堆,便随口说了个“堆”字。邵家侄子手写出“堆”字,然后反过来掉过去地看了老大一会儿功夫,突然大叫一声:“哎呀!这‘堆’字左边是个‘土’,右边土上土,中间是个‘人’,人已入土,埋在斜坡之上。”听了这话,老汉惊叫一声,背过气去了。大伙儿你撅胳膊我捏腿的,好不容易才使他缓过气来。这时邵雍来了,忙从车上下来询问原由,他的侄子便把老汉寻子算卦的经过说了一遍,又把手写的“堆”字递了过来。邵雍接过瞧了瞧说:“人还活着,咋断成死人呢?”说着就走过去安慰老汉:“您老不必着急,您的儿子还活着。”老汉问:“你咋知道我儿子还活着?”邵雍解释说:“这个‘堆’字,虽是‘人’在‘土’中,可‘人’是立在‘土’中,不是躺着的,这人是住在窑洞里的。”老汉一听,转悲为喜,起身施礼道:“天地这么大,不知到哪里寻找,还望先生指教。”邵雍说:“洛阳城北有座邙山,邙山夏鸡沟家家住窑洞,你到那里去找吧。”接着又将“堆”字反复看了看说:“左边之‘土’移上边,土上加土便是‘山’,‘山’下有‘佳’成‘崔’字,崔氏佳妻在山间。你到邙山夏鸡沟打听崔氏佳妻,便能找到你的儿子。”老汉听了这话,谢过邵雍直奔夏鸡沟,果然在那里找到了多年不见的儿子。原来,儿子那天回家被大风刮到山沟里,摔昏了过去,后被去南方做生意崔先生救起,跟他来到这里,被崔家招为上门女婿。原想回家,但不知道回家的路。

    洛河杜鹃鸣叫,大宋国乱将至

    洛水河上有一座很有名的桥,叫做天津桥。横跨洛河南北,象一条卧龙似的。每当明月高悬,把月光洒向河面,波光桥影,朦胧迷离,使人陶醉。邵雍曾在一首诗里赞美说:“春看洛城花,夏赏天津月。”他在洛河滩上居住时,常常到天津桥上散布,仰望洁白的明月,倾听滔滔的流水。治平年间的一天夜晚,邵雍与儿子伯温来天津侨商赏月。正当忘情的时候,忽然阴风四起,仰望天空,黑云遮月。不一会儿云中传来杜鹃的叫声。这杜鹃鸟可不像百灵鸟那样叫得动听,自古有“杜鹃滴血”的说法,说是杜鹃鸣叫,声音凄惨,常常叫得嘴中滴血。今日听来,果真让人撕心裂肺,凄苦难当,连那洛河流水也似有呜咽之声。

    邵雍见状,眉头紧锁,忧心忡忡。伯温问道:“父亲,您的心情为何如此沉重?”邵雍说:“杜鹃是南方之鸟,洛阳过去没有,今日飞来,天下将乱呀!”伯温不解地问:“为什么?”邵雍说:“《春秋》上讲‘六鷁(古书上说的一种水鸟)退飞,鸲鹆(即八哥)来巢,气使之也。’禽鸟之类先天气而行,今杜鹃飞来北方,说明地气将自南而北。”伯温又问:“地气自南而北,天下就会大乱吗?”邵雍说:“根据往日经验,天下将治,地气自北而南,将乱地气自南而北。几年以后,我大宋有灾难。”伯温担心地说:“那么哪里可避乱?”邵雍告诉他:“蜀地可避乱。”宣和末年,伯温率领全家迁往西蜀,幸免于金国南侵之乱。后人都称说:“邵康节闻鹃声而知天下将乱。” 

三个嘎子圆梦,结果不同

    邵村三个嘎小子,有一天一块儿去找邵雍。大嘎一本正经地说:“今天我们三个想请先生给圆梦,不知方便与否?”邵雍看了一下三人的神态,很客气地说道:“行啊!请几位说一说都做了什么梦吧。”

    大嘎说:我梦见我家的肥猪拱圈门子。邵雍说:这可是好兆头,今日定有人给你送吃的来。大嘎一听心里美滋滋的。

    二嘎说:我也梦见猪拱圈门子,您看是好兆头吗?邵雍说:是好兆头。二嘎一听也很高兴,说:莫非也有人给我送吃的来。邵雍摇头说:不,是给你送穿的来。

    邵雍问三嘎:你也是梦见猪拱圈吗?三嘎说:是呀,邵先生你看怎么样?心想,大嘎是送吃的,二嘎是送穿的,我正缺钱花,说不定会有人给我送银子来。可邵雍却说:你梦见猪拱圈可不是好兆头哇!三嘎一听愣了:怎么不是好兆头?邵雍说:今天你要挨揍,你躲在家里,千万不要出门。

    大嘎回到家,还没有坐稳,他的表弟敲门进来,手提一大包果子。

    二嘎回到家,一直等到晌午也不见动静,就出门来到大街上,刚走到街口,碰见出了阁的姐姐回来,姐弟俩一同回到家里,姐姐解开包袱拿出一套衣裳送给他。

    再说三嘎回到家,实在不敢掉以轻心,宁肯信其有不肯信其无,一直呆在家里没敢出门。到了晚上,忽然外面传来锣鼓声,村里戏台开始唱戏了,实在憋不住了就跑去凑热闹。看见一位姑娘长得俊俏,就凑过去踩人家的脚,惹得姑娘一声尖叫。没想到姑娘的哥哥就在身边,冲过来就把三嘎拳打脚踢一顿。

    第二天,三个嘎子又来找邵雍,询问为什么都是梦见猪拱圈,结果却不相同。邵雍说:猪第一次拱圈是饿了,所以要给它点吃的;吃饱了,再拱圈那就是冷了,所以要给它搁上几抱柴禾取暖;不饿了,不冷了,再拱圈,那还不是找揍吗?

    点评:常言道,有再一再二,没有再三再四。三嘎问卜事由相同,而所应结果大异,此时空差错所致也。邵氏所断所解,看似简单,实则是对时空运动规律(或简称“易理”)的高深体悟和准确把握,吾辈实在自愧不如。

5.《“因”为“国中一人”》

    清朝乾隆时,有个孟瓶庵的读书人,有一天与几位士子同上街闲逛,见有人摆摊测字,一时兴起,就上前搭讪。 “官人是否要问字?”先生问。  “就测个‘因’字吧。”孟随手舔点茶水,在桌子不写了个“因”字, “官人大喜,此字为…国…中…一人…,你今科必然高中!”

     旁边一士子听了怦然心动,连忙对先生说:“我也来测个‘因’字!” “你晚了一歩,要等明年恩科才能考上。”孟先生说。 “同是一个‘因’字,为何厚此薄彼?”那士子不服气地说。  “虽同为‘因’字,但他是无…心.…而你是有心呀!”【注释:“因”加“心”为“恩”。恩科即为皇帝亲自命题的考试。】

    这时,站在后面的一位士子心想,即使是明年才中,也好过年年都不中呀!于是他用手中的折扇指指桌子上的“因”字说“我也测个‘因’字!” “公子更差,大概你一辈子与科场高中无缘了!” “什么?”士子大怒:“这怎么会?” “坏就坏在你扇子这么一指,‘因’字就是加上这一竖,就成了‘困’字啊!

6.云笔测“解”字

  一已婚女写一“解”字,问云笔大师能看出什么。云笔说,解,音读jie , 有分开、解脱之意,你眼下是想摆脱什么事情吧?已婚女点头,确实如此,但能看出想摆脱的是什么事情吗?云笔说,解,又一音读xie , 同邂,邂,有偶遇之意,所以,你现在想摆脱的是外遇问题。 已婚女再点头,承认是最近婚外情感有了问题,比较苦恼,想尽快结束。问云笔,可从解字上看出对方是做什么的吗?

云笔说,解,再一音读jie ,有押送的意思,另外该字还可看作执刀杀牛的意思,可知是用权利和使用武器的人,所以判断为警察。 已婚女大为叹服,称云笔大师神机天助,真乃世上高人。云笔见其诚恳,不忍拒绝,乃说,缘来自有缘去时,待到冬天自然息。 已婚女再三拜谢而去。

至于为什么说他们的关系只有到冬天才能结束,云笔没有对已婚女解释。其实答案很简单,任何事情都要有个过程,随着时间的流逝,感情会变的平淡。从解字本身看,杀牛的原因应当是牛没有什么用了,春、夏、秋都是生产和收获的季节,没有牛怎么行呢?等到冬天,该是杀牛的时候了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