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漪汾夕照

外师造化 中得心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华山险景介绍  

2012-02-20 11:51:18|  分类: 旅游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回心石之上,便是华山第一险境“千尺幢”。这里,山幢壁直立,其间仅容二人上下穿行。两边铁链垂直下垂,状如刀刻锯截。坡度为70°。从上到下共有370多个台阶,皆不满足宽。登时上视,一线天开,形如青蛙在跳,又如粘壁之鼯。下比上时更险,如临深井,心惊目眩。故而常有人下来时倒退而行,从胯下窥视路面。“千尺幢”项端,有仅容一人的石洞,因为当人们爬上最后一个石级时,便从洞中钻出,故而此洞名叫“天井”。“天井”上有一平台,台上刻写的“太华咽喉”,形象的说明了这里的路形。台上的“百尺峡”为咽喉上段,峡下的平台,形如突出的喉头。“天井”以下的千尺幢,为咽喉下部。此处整个路形如人的咽喉食管,既窄又突且长。“天井”口为“太华咽喉”中段,若从此堵住,上下就会绝路。国民党残匪韩子佩曾在“天井”口加一块铁盖,企图固守华山,人民解放军八勇士却飞越天险,消灭了据守在这里的一个班的兵力,为增援部队打开了通道。
“千尺幢”通天道的打开是在汉代。原来的登山路不在这里,而在华山东侧的黄甫峪。秦昭王令工施钩登华山就是从那里走的。至今在东峰博台下还留有两处石刻。据《七修类编》载,莲峰之路本无路可通,因有人从北斗坪望见猿猴上下于崖隙间,探奇者循猴径而登,才发现了此条登山路。“此载虽无年可考,但却有“站北斗,望华岳”的记述。自汉武帝从黄甫峪迁西岳庙至官道北今西岳庙址 ,人们便开始从华山峪道入山。魏晋南北朝时期的郦道元在《水经注》中说:“千尺幢”和“百尺峡”处,既没有铁链,也没有石阶,人们只能“穴空迂辶回,倾曲而上。”我们从唐代李白写的《黄神谷
晏临汝裴昆陵十四明府序》上看出,他是从黄神谷旧路登华山的。杜甫诗中对“千尺幢”也只是简单的提到过:“车厢入谷无归路,箭括指千尺幢 通天有一门。”说明此时两条路皆可通行。到了明代,描写“千尺幢”的诗、记等就极多。阎尔梅在《箭括》千尺幢 诗中写道:“险光一线开,窄峡夹青天。蹑登先妨膝,扳崖侧用肩。木梯撞外补,铁绳井中悬。怪石横如窦,阴风直上穿。”杨嗣昌也曾这样记述过“千尺幢”:“形如槽枥,持金绳、探石窦以上。”“金绳”即是指铁链,“窦”是指石窝、脚窝。说明,在明时千尺幢已经安装铁链,凿有石窝了。解放后游人逐年增多,每年阴历三四月是朝山的旺季,这里经常发生“绣幢”事件。这里的道路曾作过两次大的修整。1985年在千尺幢、百尺峡处,又各开辟了一条复道,分别为上行道和下行道。

太华咽喉--千尺幢 - 风 - 风
 
危崖见棱角--百尺峡
 “幢去峡复来,天险不可瞬。虽云百尺峡,一尺一千仞。”过千尺山童向北折即到“百尺峡”,它是登华山的第二个险境。“百尺峡”也叫“百丈崖”,仍是一处危石耸峙,直插云表,令人望而生畏的地方。峡的两壁欲合,却被飞来的两颗石块从中撑开,人从石头下钻过,胆战心惊,生怕石块从两壁间掉下来,这就是“惊心石”。通过此石悬着的心才放下来,再回头看原来此处卡着的两块石头,是上大下小故能安然无恙,后边的这颗石头被称之为“平心石”。故韩愈诗中有“俄然神功就,杀气见棱角”的描写。
太华咽喉--千尺幢 - 风 - 风
 
老君犁沟
从群仙观上行,便是“老君犁沟”。传说,这里原来没有路,是老子李耳驾青牛用铁犁开的,形如耕地时留下的犁沟,故被称为“老君犁沟”。其实,那是山水长期冲蚀而形成的。
  当初,人们上下华山便是从犁沟两旁的石窝爬行的,至今人们还可看到犁沟两旁的石窝。当地流传说:“千尺山童,百尺峡,老君犁沟慢慢爬。”可“老君犁沟”同千尺山童、百尺峡一样,是登华山的必经险道之一。现在,已在犁沟的右上方,凿成271个石级,两旁铁链下垂,行走较为安全。
  “老君犁沟”原为“老君离垢”。用道教的话说,这就是离开尘垢到达仙境的意思。传说道教祖师李耳曾到过这里,所以是“老君离开尘世的地方。”因“离垢”同“犁沟”同音,加之此地又似犁沟,再加上华山又有卧牛石、岳庙青牛树以及北峰老君挂犁处的传说,所以人们便认为这里是“老君犁沟”无异了。
在犁沟上端的石崖上,既有“老君犁沟”又有“离垢”石刻。这是因为郭雄藩看到有人误把“离垢”当“犁沟”之后,为恢复原名的真实性,于是又题写了“离垢”二字。其实,是先有“离垢”后有“犁沟”的。王履写的《始入华山至西峰记》中写道:于明洪武十六年即1383年秋游华山,当他行到此时“问仆,仆曰:老君离垢也。”这说明到此时为止还叫离垢。在明代后期的一些记载中,才出现“犁沟”的字样。
太华咽喉--千尺幢 - 风 - 风
 
上天梯
 上天梯在擦耳崖南,因上接日月崖得名,为华山著名险道之一,梯路开凿在在直立如削的岩石上,虽高仅二丈余,但因面临万丈绝壑,旧地时梯下回旋处只有一线之地,就倍增登临的艰险。游人至此,折身面西揽索登梯,只可屏心静气,不敢回头张望。下梯的行人也多垂索背壑、摸索石阶步步退下,以避免面对深壑头晕目眩,
    今梯下目旋处已辟为平台,而且设置护栏,游人登梯时的安全大增。1984年,华阴市人民政府对上天梯台阶又进一步凿深加固,又在梯南新辟复道,游人上下已无履险之虑。
太华咽喉--千尺幢 - 风 - 风
 
博台
东峰东南侧有一座孤峰,峰顶平坦,后人凿削峰顶成台,便为博台。台约数平方米,三面临壑,与东峰仅一刀形山背相连。云雾天气如海上仙岛,忽隐忽现,非常神奇。华山著名险道鹞子翻身为东峰通往博台的必经道路。   
    古时,因站在东峰望博台,见台上有一块方石,其上凸凹不平状若棋局,故人称棋石。宋代以后,因台上筑有亭,又多称下棋亭。
   有关博台,史志记述及民间传说很多。《韩非子》中记述,春秋战国时,秦昭襄王令工施勾梯登华山,以松柏之心为博箭,长八尺,棋八寸,并在这里勒石题字“王与天神博于此”。《神仙传》记述:一天,汉武帝上朝,忽见有人羽衣鹤冠,乘云车、驾白鹿从天而降,武帝惊奇,忙问是谁,来人回答是中山卫叔卿。武帝道,既是中山人,那就是朕的臣民,话刚落音,卫叔卿忽然不见了。武帝非常悔恨,就派遣梁伯到中山郡求见卫叔卿,但只见到了卫叔卿的儿子度世。度世告诉梁伯,其父从小就好道术,辞家去华山已四十多年了。武帝又派梁伯到华山寻访卫叔卿,果然见卫叔卿与几位神仙在台上博戏。台四周紫气缭绕,仙童执幢节侍立左右。梁伯与度世急忙跪拜,卫叔卿说:前日去见皇帝,本想借此机会劝告皇帝不要再打仗,以解百姓苦难,而皇帝妄自尊贵,反说我是他的臣民,同这样的人有什么可谈的呢,所以我就走了。卫叔卿还告诫度世说,不要贪恋富贵,不要在朝当官。度世听从父训,从此隐居修炼,不谋仕途,后来果然修成神仙。
    又传,宋太祖赵匡胤在未得志时,曾在台上陈抟老祖下棋,并以华山为赌注,棋败,将华山输给了陈抟,留下了赵匡胤卖华山一段佳话。
    明袁宏道有《博台》诗写道:   
    云中转转试钩梯,   
    棋路分明似界畦。   
    便欲与君修一局,   
    只愁石栏水流西。   
    台上原有铁亭一座,亭内置古围棋一盘,布铁子200余枚,后毁于“文革”。今台上重檐石亭为1987年所筑,内置石桌棋局,据传这便是赵匡胤输给陈抟的那盘棋的残局。
太华咽喉--千尺幢 - 风 - 风
 
华山索道
    华山索道(全长1550米)已于1996年建成,已正式开通。索道从山脚沿当年“智取华山”的小道上空飞架,直达北峰,落差近800米,蔚为壮观。这使不同年龄、不同体质的中外的游客都能领略到华山之美。
    在玉泉院以东2公里的黄甫峪,有一条长7.66 公里的水泥公路至瓦庙沟,从瓦庙沟可以乘索道直接上北峰,华山三特索道堪称“亚洲第一索”,全套设备从奥地利索贝玛尔公司引进,全长1524.9米,落差755米,单向客运量每小时1000人次,整个系统由计算机控制,5--10分钟可往返一次。   
    乘缆车上下华山,既免去了游人爬山攀岩之辛苦,节约了现代人最宝贵的时间,为老人孩子创造了便利条件,又可沿途浏览华山美丽奇妙的风光,如蛟龙出行,腾云驾雾,安全、刺激,妙不可言。   
    华山北峰索道,结束了“自古华山一条道”的历史,西部大开发,旅游奋起跃,华山旅游开发总公司将在二至三年内建成第二条索道,架通西峰天堑,让更多的游客一睹华山雄险瑰奇的风姿。
太华咽喉--千尺幢 - 风 - 风
 
青柯坪
 从毛女洞往上行,过响水石、云门便是青柯坪。到这里恰好为登山路程的一半,也是华山峪道的尽处。这里三面环山,地势平坦,林草茂盛。庙宇古朴,浮苍点黛,所以这里取名为青柯坪。这里景观琳琅满目,绮丽壮观,过去曾有人作诗曰:  
  “窈窕青柯坪,  
    正在西峰罅;  
    二十八潭悬,  
    飞瀑从天下。”   
    这里除看周围风景以外,还可以参观通仙观、紫云宫、九天宫和太虚庵四处庙宇。  
    通仙观为北斗坪的下院,山门“通仙观”匾额为邵力子书,庙内也悬木匾一块,为康有为所写。马占山在门外河西巨石上题有“精诚团结,还我河山”石刻。九天宫或灵官殿又名青柯坪东道院,院内楼阁相通,清静幽雅。1980年国家拨款进行了维修。九天宫门口悬挂的“八景华清”匾额,为清光绪所书。殿前悬挂的“盘道连云”木额,则是清慈禧所题。在灵官殿内供有王灵官像。现在此处为道教旅社,供游客吃住休息。  
    太虚庵为明朝道士高无和的住处,此人后来改名高演元,因平时蓬头跣足,故人们习惯称他为“高蓬头”。高蓬头喜爱作诗:“此处无处士,一山全是石。便有此处士,尤为添风趣。”他还经常云游。一日他去京师游转,恰在此时,明萧太后做了一个梦,梦见一位仙师求见。萧太后崇拜道教,即派人在京城寻访。萧太后于白云观召见了他,并留他在京师住了数年。归华山时,萧太后又赐《道藏》一书,在此建造了“藏经阁”,并辟有说经台。  
    紫云宫又名西道院。有前殿三间上殿两间,东厢房两间。房屋已旧,现为道士居住。这里还有明嘉靖己酉年(公元1549年)建的青柯书馆。明万历三十六年,即公元1608年,冯从吾又重建此书馆,更名为“太华书院”,并在此讲学,跟随他学习的人有三百多名,足见明时盛况。冯从吾,字仲好,号少虚,长安人,万历年间进士。曾任工部尚书、太仆少卿、太子太保。辞官后开办书院,担任主讲,著有《太华书院全话》一书。因这儿处在中间,又为上华山之起点,树多叶茂,因此上下游人都要在此休息,故这里的小吃摊铺也就较多,人们在这儿边吃边聊天,顺便还可以看到华山西峰的雄伟,北峰的壮观,北斗坪的俊秀,还能看到“二仙下棋”、“狮子滚绣球”等景。
太华咽喉--千尺幢 - 风 - 风
 
擦耳崖
从北峰往南走,便开始登上攀爬主峰的道路。距北峰不远处是“仙人砭”,与“仙人砭”相连的就是“擦耳崖”了。这里一面是向外凸出的悬崖绝壁,一边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,游人行至此处,唯恐被山势逼下悬崖,需身体紧贴崖壁慢慢侧身而过,道路紧仄之处更是岩壁擦耳,连脸面都蹭在崖壁上才走得过去。 袁宏道曾有诗描写擦耳崖之险:“逋客时时属耳垣,倚天翠壁亦可言。欲知危径欹危甚,看我青苔一面痕。”形容经过这里不仅要贴崖擦耳,甚至脸皮都沾上了青苔。现在擦耳崖的道路已修整,宽处可走两人。但是到了最逼仄的地方,仍然可以感受到当年的擦耳之险。擦耳崖周围摩崖石刻很多,像天然的书法屏障。
太华咽喉--千尺幢 - 风 - 风
 
鹞子翻身
在华山东峰,是通往下棋亭的必由之路,为华山著名的险道之一。其路凿于倒坎悬崖上,下视唯见寒索垂于凌空,不见路径。游人至此,须面壁挽索,以脚尖探寻石窝,交替而下,其中几步须如鹰鹞一般、左右翻转身体才可通过,故名。
  近年华山旅游发展总公司已对鹞子翻身险道全面整修,凿深脚窝、石阶,多处更换了铁索。
太华咽喉--千尺幢 - 风 - 风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