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漪汾夕照

外师造化 中得心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清四大奇案之----太原奇案  

2015-01-07 09:33:07|  分类: 历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1840年春天的一个早上,古阳曲县(属太原府)的一个村子,天刚蒙蒙亮,村民们在一口水井边打水,发现井中有一具光头尸体,身穿青色长袍,脖子上有刀伤。

  村民上报了县衙查验后确认,该男子是被人一刀夺命。死者身份则可能是和尚,因为光头男子头顶上有戒疤。但男子身上的衣服是普通百姓的衣袍。

  阳曲县县令杨重民令人去周边的寺庙中查问,很快在古井附近的寺庙崇善寺中查访得知,该寺庙走失了一名和尚。方丈看到死尸后确认正是走失的和尚,而且,这名和尚是一名游方僧人,半年前从河南前来挂单,从寺庙出去时身着僧袍。

  县令杨重民便从死者所穿的衣服入手调查。随后,有居民举报,这身衣服的主人是开豆腐店的六十多岁的老汉莫老实。杨重民派人找来莫老汉对证,见他吞吞吐吐,便押回县衙候审。

  莫老汉在公堂上陈述,称自己家的驴子借出去了,因此天还黑着他便起来磨豆腐。这时突然有人敲门,莫老汉开门一看,是一个身着凤冠霞帔的新娘。可新娘一张口,是男人的嗓音,还自称是和尚。和尚说自己不知是被谁穿上了这样一身衣服,无法回去寺庙,想和莫老汉借一身衣服,这套凤冠霞帔就送给莫老汉。于是,莫老汉便将自己的一件青色长袍给了和尚,留下了凤冠霞帔。

  听到“凤冠霞帔”这四个字,县令杨重民心中一动,想起一两天前接到的另一个奇怪的案子-----身穿凤冠霞帔的新娘的尸体被偷。

  原来就在前一天,太原有两家有名的财主闹翻了,状告到衙门。原告是地主姚半城,状告太原的富豪张百万张家,说原本两家有婚约,姚地主的儿子姚思孝要迎娶张百万的二女儿玉姑,但张家赖婚称玉姑得病暴毙,却连尸体都不让未婚夫看。在堂上,张百万称,玉姑的尸体当晚不翼而飞。他说,有可能是女儿的尸体穿着凤冠霞帔,因此被人连尸体一起偷了。

  县令想起这个案子,便命衙役到莫老汉家中搜查,果然搜出一套凤冠霞帔。经张百万辨认,这套凤冠霞帔正是他的女儿死时所穿那套。

  这时,张百万在县令责问时改口称,他女儿的尸体并非被人偷走,而是诈尸,“自己跑走的。”张百万说,因为感觉这件事非常不吉利,便假称被人偷走。他说,女儿应该是跑到莫老汉家,莫老汉见财起意,拿刀捅了女儿的尸体。

  太原知府责令阳曲县县令迅速破案。于是,县令将两案并审。经过一番糊涂推理,认为是莫老汉见财起意,偷走张百万女儿的尸体并扒下凤冠霞帔,被和尚撞见,遂一刀将和尚杀死,抛尸水井。

  莫老实被屈打成招,承认自己杀了和尚并偷了尸体,杀人毁尸。

  结案后案情突现巨变

  县令将结案情况上报刑部之后,不料想,案情却在此时发生巨大变化。

  在结案后的第十二天,突然有人来县衙击鼓为莫老汉伸冤。

  击鼓的青年自称是新娘玉姑的丈夫,名叫曹文璜。曹文璜接下来的一番话,令在场的人无不惊出一身冷汗。他说,不仅莫老汉不是杀人凶手,而且,玉姑目前仍在人世。

  玉姑的丈夫不是姚思孝吗?这个曹文璜又是谁?县令再次传唤地主张百万。张百万一看到曹文璜,便矢口否认是其女婿。

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县令在公堂上严刑逼迫,张百万开了口。

  原来,这里还有一个富豪父亲嫌贫爱富的烂俗梗故事。

  曹文璜本是太原的富家子,太原巨富张百万很早便将自己的二女儿玉姑与其定下婚约,但后来曹文璜家道中落,未婚女婿遭准岳父嫌弃,张百万将次女玉姑另许姚家。但痴情的玉姑宁死不从,在丫环秀香的帮助下与曹文璜私奔,在张百万要将她嫁去姚家的前一天,两人私奔去找张百万的大女儿金姑。

  金姑早已出嫁且守寡。她说父亲张百万肯定会找来这里,因此未收留二人,连门都没开。

  无可奈何的两人看到一家亮着灯,正是磨豆腐的莫老汉家。二人敲开门说明原委,莫老汉同情他们的遭遇,将自家毛驴借与代步。

  事情到此,部分线索已开始明朗。但和尚到底是如何牵扯到里面的呢?

  张百万还有哪些隐情没有说?

  当曹文璜和玉姑前脚离开金姑家,张百万后脚便带着家丁赶到长女金姑家找寻玉姑,怀疑她藏身于衣箱中。有口难言的金姑只得任由他们将衣箱抬回张府。张百万令家丁撬开衣箱上的锁具,却发现里面藏的原来是个已被闷死的偷情和尚。很明显,守寡的金姑与和尚正在偷情,恰巧被老父撞破,慌张之间和尚藏身衣箱。

  为了搪塞姚家,张百万谎称玉姑暴病身亡,为和尚穿上凤冠霞帔置于灵房。半夜,和尚从昏迷中苏醒,家丁以为是诈尸,和尚趁机逃出张府。在莫老汉家用嫁衣换了一身普通衣衫返回崇善寺。

  随着线索越来越多,两个案件的走向逐渐清晰。但还有一个重要环节没有弄明白,那就是和尚是为何死的?是谁杀死的?

  但县令并未继续寻找事情的真相,甚至连其中重要的一个涉案人玉姑都未进行询问。之后,县令维持原判,并认为曹文璜为杀人同犯,将其收监,与莫老汉关押在一起,等待秋后问斩。

  在这个案件糊涂结案后不久,太原新知府上任后调查卷宗,感觉这一案件有很多疑点。

  首先,莫老汉年老,以他的体力是否能一刀将壮年和尚杀死?

  其次,曹文璜与和尚无冤无仇,他的杀人动机是什么?

  第三,为何没有对玉姑进行问询?

  因此,太原知府将此案发还重审,正巧,玉姑赶来,击鼓为夫伸冤。玉姑称,两人私奔后,在莫老汉那儿借了驴便走了,根本没有见到和尚。线索似乎又断了。

  知府认为,凶手能一刀将和尚毙命,其职业应该和刀有关,是经常用刀的人。

  按照这一思路,官府开始新一轮寻找。很快,一名嫌疑人浮出水面:案发当天,阳曲县城西头一名吴姓屠户失踪。有百姓称,之后在晋祠附近看到过他。

  很快,这名屠户被缉拿归案。屠户名叫吴一刀。来到公堂之上,本来就心虚的他很快就招供了。原来,同是在那个有着无数巧合的神奇夜晚,吴一刀回到家,发现自己的老婆与一名和尚有染,心下大怒,抽出杀猪刀,上前将和尚一刀杀死。杀人后,吴屠户也慌了,便趁着天还没亮,将和尚的尸体投进古井中。

  真相大白,吴屠户被押进死牢,秋后问斩;县令草菅人命,被革职。莫老汉和曹文璜无罪释放。最后,曹文璜和玉姑有情人终成眷属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